中國古代社會除以禮來制約各類建築的形制之外,也因禮的要求而產生符合禮制建築的壇、廟、祠建築類型,隨著人們對神明的崇敬,對其建築規制的形式與發展有相當的影響。禮制建築包括自然神祇壇廟與人文神祇廟宇兩大類,因祭祀對象不同,其配享也有差異,在建築形制及規模上,亦視其神格而有相當大的差別。

  保安宮主祀神明保生大帝為宋代真人,又受賜帝號,得以享有天子之禮。其建地有三千餘坪,為全國最大的保生大帝廟宇。廟宇座北朝南,建築佈局,分三川殿(前殿)、正殿、後殿構成中軸主體,兩側配以東西護室及鐘鼓樓,形成完整的三殿回字型格局,正殿為最高,依序後殿、三川殿、東西護室,具備了儒家的禮制思想與道教形制觀念,在廟前庭園內有一水池,池上有一座卍形橋,及民國五十年建的照壁,也符合了「後有靠,左右有抱,前有照。」的風水哲理。

  保安宮的建築,也反映出移民墾拓本籍的背景,例如屋頂為傳統木構架的三川脊式、屋脊則為閩南式風格、在地面及牆面上砌上寬而扁的紅磚紅瓦等,三川殿及正殿的吊筒皆伸出龍頭,也是同安、漳州及泉州一帶的手法,呈現出重大特色,除了具有歷史價值外,其精緻的木雕、石刻、彩繪、泥塑、剪黏等在建築藝術上亦有很高的成就。藝術和宗教一樣,都會讓人產生虔敬的心情。



  三川殿又稱前殿,面寬五開間(兩柱之間的空間為一開間);中央三開間闢三門,以左門為龍門、右門為虎門,門口擺放仁獸一對;左右並各有一山門,共十一開間,建築木結構採二通三瓜式,以歇山重簷、假四垂屋頂及硬山等,構成了保安宮屋宇高低錯落、屋簷翼角飛揚的視覺效果。大楣上雕有雙龍雙鳳,四角雀替雕有飛龍與鰲魚,中樑則設計辟邪的太極及後天八卦圖案,另外在「看架斗栱」上刻有神情各異的八仙、賜福天官與騎鶴仙翁。



  位於保安宮的正中央,是一座壯麗的建築物。建築物採獨立格局,面寬五開間,重簷歇山式造型,頂飾七級寶塔與精緻剪黏,建築木結構為三通五瓜式,高大的屋頂獨佔了大部分的視野。就外觀而言,正殿形制嚴謹且造型厚重,用三十六柱,迴廊用二十柱,四平八穩,左右對稱,似乎相當平穩對稱,其實左右是有些許差異的,這是日治大正六年(1917)年重修時,陳應彬與郭塔兩位匠師對場競技的結果,造就日後左右外觀各顯神通的趣味性。殿前的丹墀為祀神、修煉與齋醮的場所。殿內的用料,與一般寺廟不同,以碩大的瓜筒取代華麗的藻井。後步架上的木雕十分特別,承托簷口的橫樑用「憨番扛大杉」來代替斗栱,使結構更為穩固,「憨番」光頭凸肚,造型甚為逗趣。還有故事性的「人物」員光雕刻,精細生動,值得細細鑑賞。





  建築形式為單簷硬山造型,呈九開間,木結構則採用三通五瓜式,與三川殿、正殿相同,以渾厚的通樑及瓜筒來展現木結構之力學美感。後殿的特色為殿內雀替雕有飛鳳的木雕,造型優美,而用來接榫的花草座與獅座的木雕,工法也極為細緻。






  東西護室位於正殿兩側,紅色素燒屋瓦與白色山牆,素而無華,益顯特色。鐘鼓樓建於東西護室的頂上,為歇山重簷式建築,其四角形樓閣,與台灣常見的六角形有所不同,造型甚為特殊。東邊的鐘樓與西邊的鼓樓,分別由陳應彬和郭塔兩位匠師主持工事,在木雕設計與彩繪圖案的風格上不盡相同,在鐘鼓樓秀面分別題有「鯨發」、「鼉逢」匾額,鐘樓屋簷下的網目斗栱,交叉縱橫,為高難度的木結構技巧,斗座上還飾有「松鼠南瓜」的木雕,南瓜多子,松鼠為「送子」諧音,有多子多孫的寓意;而鼓樓簷下也刻有精緻的「蓮花」吊筒、「飛鳳」雀替及「螭虎」栱,可見鐘鼓兩樓各有不同。






  
保安宮的後院,原為後花園,天子門生府所在地,民國六十九年興建四層樓房,大雄寶殿、凌霄寶殿分別位於三、四層樓,是民國七十二年完成的建築體。採北方宮殿式建築,黃色琉璃屋瓦重簷屋頂,佔地四百餘坪。一樓設雲衷廳,二樓設圖書館。